Rafa:我离开了Web2 你也应该这样做

Rafa 通过描述自己离开 Web2,加入 Web3 的经历,从行业层面指出了 Web2 和 Web3 的区别,认为“传统的企业被束缚在了当下的文化规范中,为即将结束的时代创造技术”,并预言“新的数字原生组织正在形成、成熟和成长——这就是定义全球经济未来的地方。”

一些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:新经济的诞生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穿越了波多黎各的工匠景观和 Discord 上新生的在线组织,穿过了这个看似不太可能存在的交叉点,来到了工作的未来所在之处。

在 Web3 上发表我的第一篇文章不到一个月后,我意识到我的雇主没有准备好阻止一场即将到来的辞职潮。

相互竞争的大戏正强势地以一场大规模的讨价还价拉开序幕:灵感、慈善事业的途径以及对工作的真正所有权。而公司的还价呢?可以预见:以个人的生产规模、与家人的相处时间和创造力为代价……

? ? 在页面底部收集你的“I QUIT WEB2” NFT ? ?

雇主正在与 Discord 社区竞争。

不确定他们是否已经意识到这一点。

一种强烈情绪

事实证明,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对工作产生了怀疑。是因为疫情吗?还是无尽的冬眠和危险的反思?或者也许意识到一旦办公室的噪音平息,剩下的就是起早贪黑为生活奔波?无论哪种方式,这种对当前工作环境的不满情绪都在疯狂蔓延。

在一份名为“下一次大颠覆是混合型工作——我们准备好了吗?”的报告中,微软发现,多达 54% 的 Z 世代工作者和 41% 的全球劳动力可能正在考虑辞职。

同样,英国和爱尔兰的一项调查发现,38% 的员工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到一年内离职,而美国的一项调查报告称,42% 的员工表示,如果他们的公司在远期规划内没有提供远程工作的选项,就会辞职

来源:世界经济论坛

当我与经理交谈时,我没好意思告诉他们,我要直接进入 Web3 了。

我对他们说的半真半假:“这个角色不适合我。我认为团队需要的是那些想要管理技术支持票证,并享受按部就班满足客户的人。你们需要一个对管理账户有挑战感的团队...”

故事中更好、更重要的那一半有两个部分:

1.公司正在为即将结束的时代创造技术,并且

2.我不再允许将我的个人作品卖给任何公司,他们正在窃取我扩展专业知识和财富的能力。

注 1:哥们儿你听好了,这股潮流是真的,你那套已经是陈年老黄历了!

我从去年开始做这份工作,它非常接近我的理想工作:科技创业公司,22号员工,远程办公,从事我所热爱的行业,并拥有同行业最前沿的 API 优先技术。

然而,仅仅 9 个月后,我就因为追求 Web3 的不确定性而退出了。或者可以说,在我们集体历史的关键时刻,在参与更大、更重要事情的确定性面前,我屈服了。

“奇拐点”将要到来。(来源:waitbutwhy.com)

在加密推特上花点时间,乍一看,都会觉得很多人是在过度炒作这项技术。它好像邪教,怪异,且光怪陆离。但当你深入挖掘,例如进入某个特定头像社区的 Discord 服务器,你会发现这股潮流是真实的。

说真的,我的意思是,这些紧密结合的匿名社区、有趣的技术和微型经济体,获得了顶级风险投资机构和个人资本的亿万美元投资。而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,他们眼神呆滞,却超越地平线,寻找比他们自己还大的存在。

一个新的 "美国西部"

(来源: https://www.americanwest.amdigital.co.uk/)

“美国:::m̳e̳t̳a̳v̳e̳r̳s̳e̳:::梦就是任何人,无论他们出生在哪里,或出生在哪个阶层,都可以在一个人人都有可能向上流动的社会中获得自己的成功。”

随着我被这个新的生态系统所包围(向 @creatorcabins 和 @forefront__致敬),我越来越清楚我的公司正在构建的技术已经过时了,具体来说,公司正在自动化运营一个过时的企业。

“我是否要花费我的时间、精力、专注和生命,来为已经过时的协作方法构建一些东西?”

公司无疑会非常成功:他们将颠覆目前的市场,成为行业领导者。然而,它专注的是主导上一代的行业。

现在是时候问问自己了:你在这里是为了建立一个新世界,还是只是想主宰旧世界?

一旦我意识到这一点,就不可能再袖手旁观了。新的数字原生组织 正在形成、成熟和成长——这就是定义全球经济未来的地方。

我的热情已经无法被抑制了。如果你像我一样是个“互联网宅”,这里有一些优秀的文章,可能会给你带来启发。

注 2:从雇员到自由职业者

抛开“潮流”不谈,我离开 Web2 还有更大的第二个原因。

传统组织为员工提供了一种权衡取舍,你得到一个固定上限的报酬(小时、工资、奖金、股权),而公司则永久保留你的知识产权。这种交换公平吗?

在网络出现之前,由于交易成本,我坚信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。公司和企业支付给你的报酬(平均而言)超过了你一生中营销和扩展工作的能力。换句话说,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。如果你试着单独创建、营销、销售和扩展,那将太昂贵(而且你很可能失败)。

现在,就像所有事情一样,互联网已经改变了权衡的动态。个人会慢慢地,然后突然地,意识到他们的知识、手艺、激情有可利用的、可赚钱的利基市场。而公司正在努力将其内部化,因此,将有一大波像我这样的辞职者。

许多公司认为增加工资或发放更多奖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但这是不可能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是一个关于所有权、归属感 和自我价值的问题。这不是一个关于现金收入的问题。新一代的组织凭直觉就能理解这一点,并相应地出现。

数字原生组织将成为未来创新的中心,因为传统的企业被束缚在了当下的文化规范中。

为了更直观地了解对组织动态的影响,请思考这个 2x2 的网格。在一个轴上,我们有交易成本( X 轴),在另一个轴上,我们有组织团体规模( Y 轴)。

我是一名咨询师,喜欢用2x2来解释

(来源: @rafathebuilder)

简而言之:随着交易成本的降低(例如获取信息、生产原材料、协调和沟通),对中央监督和控制的需求就会减少(例如结构化公司实体)。新的有机体出现,参与途径成为可能。

在传统情况下,你需要进行面试,然后确定角色,这对应了入职和协调的成本。

但现在,我可以作为 CabinDAO 的一部分,在无需许可的情况下写一篇文章,让人们同意发表,并在几天内就发表。没有人要求这项工作,但这些新组织提供了空间,让我表达我的创造力和激情,甚至还回报以人脉关系、工作机会和报酬。

刚刚发表了我的第一篇 DAO 文章:

“如何 DAO 101:为 CabinDAO 选择技术栈”

一位数字工匠的出现

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我很可能会从职业专家转变为匿名工作者,穿梭于各种项目。

首先,我已经加入了 Forefront 的写作者公会,在 CabinDAO 支持本地创作者,并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,从事数字原生组织设计(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,请在 Twitter 上给我留言 @rafathebuilder)。

最重要的是,我将继续我灵魂的激情:记录波多黎各 100 名当地工匠的口述历史,探索新一代的数字工作者。我邀请你在 folklore.mirror.xyz 上关注我们的旅程,支持这一使命。

我不确定这次进入 Web3 的旅程会有什么结果。然而,我确信,对这种新经济的接触将帮助我更好地理解未来的工作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甚至可能达到一个比成为贡献者更高的目标:一个数字工匠。

个人的雄心壮志:Don Rafael,波多黎各工匠

(来源:obrasdelpais.com)

DAO贡献者教育 — 为谁而设?

如果你对这个领域感到好奇并受到启发,我建议你尝试一下这些正在出现的奇怪新组织。

首先,注册 Forefront newsletter ,开始了解这个领域

其次,开始建立你的数字身份:

  1. 把一些神奇的“互联网钱”放入钱包(Rainbow.me, Metamask 等)。

  2. 通过完成 RabbitHole 上的任务赚取你的第一个硬币。

  3. 通过加入 DAO 找到你的在线团队。

  4. 拥抱匿名经济,购买你的第一个头像 NFT。

最后......记得注意 gas fees!

本 NFT 的所有资金都通过非营利性的 Obras del País 支持波多黎各当地工匠。收益将 100% 用于在线推广他们的作品,并建立一个他们的故事和手工技术的数字画廊。

作者:Rafa

翻译:zik

校对:Shawn

排版:AnthonyKK

责任编辑:兑伴财经
声明:本文系兑伴财经原创稿件,版权属系兑伴财经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"稿件来源:系兑伴财经"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兑伴财经 > Rafa:我离开了Web2 你也应该这样做